那些年,我们拍的古装剧 – 开云网 | 开云体育买球app下载(中国)官方网站-ios/安卓版/手机APP下载

那些年,我们拍的古装剧 – 开云网

那些年,我们拍的古装剧 | 开云网

这些年,我们再也看不到本地制作的古装连续剧,它是怎样悄悄从四方框里走下画来,相信很多人都没留意。过去,这类剧种可是电视剧百花竞放时的重要一环。因为演员造型、武打动作和故事情节的取材都有别于时装剧,每一部古装剧推出时都曾哄动一时,像《盗日英雄传》《绝代双雄》《奇缘》《莲花争霸》和《济公活佛》等等,一部又一部,直接打响本地连续剧的知名度。

02-01_now_1_Medium.jpg
1998年在昆明拍摄《财神爷》时的群戏。

古装剧制作费高

以前拍摄古装戏,大都停留在舞台剧形式,没看过有长篇剧集和大规模的外景画面。香港人带来的改变包括:剧本创作多元化,古装剧题材不限于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。像《盗日英雄传》就借用历史背景,天马行空再创新故事。其次是拍摄手法更新,结合电影与电视作业方式,在特定预算与档期中完成;画面分镜、灯光气氛都向电影看齐。

因为古装剧受落,1993年底,我又接拍新戏《侠义包公》,同样要到中国拍摄,这回是无锡。12月的无锡冬天好冷,宾馆前的喷水池早结了薄冰,气温一直在摄氏五度上下徘徊。连续几天在冷风飕飕的太湖边和细雨霏霏的野外山头拍戏,一场马战,几次来回,把一段红泥路踩成泥泞一片。尽管满山飘雨,寒风刺骨,也只能继续奋战,寒冷从脚底直透心胸,却没有任何退避之所。

《莲花争霸》让女主角塔琳托娅在中国影视界迅速爆红,好多年后,《莲》在中国依然是代表性制作。可惜这样的优势现在没了,如今中国的制作水平不知领先多少个马位,真的是让人望尘莫及。

拍古装戏有大学问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如今,也只在时空穿越剧中会出现一些古装片段,本地古装剧早已成了回忆,到中国出外景的热潮也一去不回。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在什么情况下,这些曾经风光一时的画面会再重回我们熟悉的四方框?也许,没有人能够提供任何答案。

到中国山西五台山拍摄

1984年,本地电视剧起飞,我还在新闻组制作新闻时事节目《焦点三十分》。以一个新闻从业员的触觉,已经嗅到本地电视剧全面革新、展现新姿的新气息。特别是古装剧的出现,似乎把新加坡和香港的距离拉近,这要归功于引入香港影视专才,才能改变本地连续剧一贯的制作方式。

拍古装戏,布景、美指、陈设与道具是一门大学问。从香港引进专人,以前没看过,没想过,没做过的,一下子全到位。制作组还在电视台搭建一条古装街景,只要改变装饰陈设,一街百用,随时可变成另一个朝代的街景。

说来也巧,我从新闻组转到戏剧组,立刻被分配到古装剧《盗日英雄传》剧组,跟随香港导演冯柏源学习。这是我和古装戏结缘的开始,《盗》给我留下两大深刻印象,一是梁立人写词、凤飞飞主唱的主题曲,一句“饮马黄河边”,至今未忘;二是刚出道的陈莉萍,演一个娇宠的公主,青春朝气,十分亮丽。

1993年,是我导演生涯的一个里程碑。对电视台来说,这也是标杆性的一年。新广大型古装武侠剧《莲花争霸》决定拉队到中国山西五台山拍摄,期长一个月,两位导演,我是其中一个。这是新加坡电视台第一次到中国拍摄古装武打剧,加上中新合作,意味着新加坡比港台更早进入大陆拍戏,把不同拍摄方式带到中国,对中国影视作业的后续发展有一定启发性。

02-01_now_6_Medium.jpg
《侠义包公》在无锡三国城开拍,不必烦恼找不到古装景点。

当年,新广连续剧在中国掀起热潮,到中国取景自然成为制作的考量,中国的美丽河山可以解决古装剧外景难寻问题,在新加坡,你只能在胶林矿湖边找景,把南洋当成大漠关外,实在无奈。

拍古装戏,布景、美指、陈设与道具是一门大学问。从香港引进专人,以前没看过、没想过、没做过的,一下子全到位。制作组还在电视台搭建一条古装街景,只要改变装饰陈设,一街百用,随时都可变成另一个朝代的街景。造型、化装和服装也是如此,每回看化装师在上头套、洗头套,就知道是一件不简单的事。

《财神爷》大概是古装剧热潮急速降温时的末期之作,直到2008年我离开电视台,古装剧已明显式微。原因很明显,因为制作费高,摄制期又长,加上幕后人力物力的要求巨大,制作古装剧在市场收益上已毫无优势。很快的,香港制作人员纷纷离开,监制、导演、武指、武术演员、美术指导、布景陈设、服装与化装专才也都在离开的行例中。

02-01_now_5_Medium.jpg
《莲花争霸》摄制队为宁静的五台山带来少见的热闹。

古装剧的强项就是武打动作,制作组采纳香港做法,武术指导领着一组武师,配合导演要求设计动作与武打场面,还要分镜头指挥拍摄、与演员套招、示范动作及充当替身。如今的武打设计已从吊钢线、爆破、利用道具的层面,发展到科技绘图、电脑合成的境界,一日千里,和当年旧电影在银幕上放飞刀、发掌光的简陋完全不能同日而语。

两年后,继续和古装剧结缘,这回是看中黄文永演出《财神爷》一角。《财》是一部应节制作,在新春期间播出。它也是我第一次当监制带队出国拍的戏,选择的景点是云南昆明。对监制来说,这是一件苦差,一大队人马等你发话,衣食住行、经费开支、排期进度都不能掉以轻心。每天由凌晨烦到半夜,只有等到拍摄完成才能放心。监制是摄制队的领导,一个错误的决定可以影响整个拍摄进程。监制更要得人心,号令不从随时会出事。拍摄一久,还要知道如何激励士气,掏腰包请吃饭是常事。终极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把戏拍好、拍完。

1996年,古装剧热潮未退,《济公话佛》是我第一部监制的古装戏。谢韶光的济公完全征服当年的观众,一曲《我是谁》的主题曲由他唱来,更是别有韵味。《济》剧因故事精彩、特技多变,加上演员魅力,收视一直居高不下,是我最喜欢的连续剧之一。